二八连码是什么数字
當前位置:
首頁
> 政策法規 > 政策導向
網站搜索
投訴熱線
政策導向

電商法落地一周 跨境代購面臨"斷炊" 寧波電商尋找新優勢

來 源:
現代金報
發布時間:2019-01-10 點擊次數:
】 【我要糾錯】【保護色】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(默認色)

    電商法落地一周,化妝品“斷炊”許久的李小姐,找代購像“地下黨接頭”。

  之前經常光顧的日代淘寶店變成了“僵尸店”,找了其他店,客服神秘兮兮地讓李小姐加微信,價格漲不少,還不讓在淘寶下單。

  電商法祭出“辦執照”這個大殺器,讓之前在網上“裸奔”的自然人電商經營者,一下拉回到和線下實體店一樣的起跑線。本月起,十多年的電商紅利可能就此“摁停”,受影響的不僅是消費者,電商企業、代購和微商等也頗多變化。

  跨境代購在電商平臺玩不動了

  本月起,網上開店的經營者要辦執照了,這是電商法亮出的“大殺器”,受影響最大的是跨境代購和自然人電商經營者。

  張小姐在一家文具策展公司上班,工作原因每個月飛日本兩三次,從友情“人肉”代購做到一門“生意”,她用了四年。記者之前一直在她的淘寶店下單,從去年10月開始,她把記者拉到了一個300多人的微信群,每次飛日本提前兩天通知,要代購的在群里喊一聲,到了日本張小姐還會群發視頻、圖片直播,方便下單,交易也是通過微信轉賬完成,她的淘寶店成了僵尸店。

  最近半個多月,群里靜悄悄。

  張小姐照常飛日本,但是不通知不群發。記者讓她代購,她說最近海關查得很嚴,等過完年再說,“身邊做代購的,要辦證要繳稅,早把客流從淘寶轉到微信上了,一對一交易。”張小姐說,像她這樣公差去日本的中國公民,在日本辦執照很難。

  昨天,記者在淘寶上找了其他幾家跨境代購店,客服讓加微信,記者問了句“辦證了沒”,結果馬上就被對方拉黑。

  “電商法對個人跨境代購只開了一個口子,就是長期在國外生活的,比如留學生,貨物直接從購買國寄到國內,不允許二次銷售。像利用工作之便跨境代購的導游、空姐,如果超了限額,實際上涉嫌走私。”寧波電子商務研究院院長林承亮說。

  淘寶店主與線下價格優勢縮小

  “年前最后一波五折代購,年后統一提價10%。“1月5日,網名“靚靚”的專柜代購淘寶店主發出了這樣的通知。

  “為啥?”

  “要繳稅了唄。”

  靚靚開了家淘寶店,做恩裳、伊華歐秀等品牌服飾的正品代購,折扣一般在五折左右。“我在商場有專柜,商場一般要提兩三成,再加上人工成本,線下實體店沒有網上代購賺錢。”靚靚說,她在網上的銷售額日均10萬元,一個月流水兩三百萬,年銷售額三千多萬。“執照辦下來,我這個營業額肯定要繳稅,測算了下,提價10%才能覆蓋成本上漲。”靚靚說。

  最近劉先生忙著辦執照,五年前他在淘寶開了家涼席店,最高時年銷售額四五百萬,“提價肯定要的,至于競爭嘛,大家都要辦證納稅,只要是公平的,這個競爭也很正常。”

  相比以往,線上的價格優勢在縮小。

  “執照要辦,稅要繳的,貨也更好賣了。”養了兩個孩子的張衛敏,前兩天拿到電商經營執照很開心。“我開了個化妝品微店,代理的品牌很小眾。這個執照辦下來,算是承認了微商的身份,亮出來別人也信我們。”張女士說,她在家照顧孩子,微店經營了兩年,年銷售額超百萬。

  忙打“補丁”寧波電商企業尋找新優勢

  不少淘寶賣家積極申領“身份證”,而大型的電商企業也在給企業“打補丁”,還有的跨境電商企業正在尋找新的優勢。

  張明杰是寧波大樸家居電商渠道副總裁,這幾天他的工作重心就是圍繞新實施的電商法。“上周參加了電子商務協會組織的培訓,接下來就是要根據電商法,對企業進行一系列的修正,確保企業運營更加規范。“去年,我們更換了后臺系統的合作方,電商法對于用戶信息的保存有了更高的要求,包括購買品類、時間、訂單號、退換貨等一系列內容都要留存,新的合作方在這方面更有優勢。”

  李老板在保稅區經營了一家公司,從海外購入紙尿褲、日本藥妝、澳洲保健品,不僅供應各大電商平臺,自己還開發自建了一個網站,從去年開始,李老板的經營模式發生了變化。

  “之前我們一直走貿易渠道,就是海外從經銷商或代理商手里拿貨,現在日本開了家藥妝店,直接從工廠拿貨,沒有中間商賺差價。”李老板說,電商法出臺,電商環境更規范了,私人跨境代購將會成為歷史。”企業代購這塊競爭更加激烈,比拼的是拿貨價和物流。“李老板說,各家公司都在積極應對。

  專家觀點

  個人跨境代購或漸漸退出市場

  電商法出臺,是中國電商行業野蠻生長后的一次“洗牌”。

  之前鼓勵電商發展,電商經營者一直沒被納入到監管范圍,也就是說不辦證不繳稅,而線下實體店需要繳稅,電商法的實施,把線上線下拉回到同一起跑線,營造公平規范的營商環境,線上線下一視同仁,這是必然。

  另外,電商法的實施,對于電商平臺的經營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而對于普通的淘寶、京東賣家來說,只牽涉到注冊登記,而那些僵尸網店,可能就會退出市場。真正影響的是那些代購和微商,特別是在朋友圈里的微商。按照電商法的規定,從國外代購回國銷售,就牽涉到二次銷售,是不符合規定的;而朋友圈的微商,如果直接銷售,也不符合規定,應該會慢慢被取消。

  對于寧波電商企業來說,影響最大的是那些跨境電商企業。特別是從事跨境進口的企業,那些從事跨境商品進口分銷的企業,之前由于稅收優惠而存在一定利潤,未來可能需要轉型。

  長遠來看,電商法的實施,無疑是提高了電商行業的門檻,也促使行業內的企業或經營者更加規范。寧波的電商企業要做好轉型,找到適合自己生存的方式,逐步走向正規化、規范化經營,才能不被市場淘汰。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二八连码是什么数字 国际足球直播表 易网体育比分直播 qq欢乐麻将全集cdk 广西快三 广西十一选五 北单比分sp值开奖澳客 安徽时时彩 电竞比分直播彩虹六号 四川金7乐 比分直播网球